全副武咖啡機裝開始撈金
  打車軟件這有巢氏房屋麼火53歲的哥根本把持不住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半花店個多月,王師傅已經通過打車軟件賺了至少3000元錢。但他說最近軟件出錯越來越多本報記者 李洪亮 攝
  王師傅用兩部手機安裝打車軟件,還配備了無線Wi-Fi竹北房屋和充電寶 本報記者 李洪亮 攝
  一部西裝外套手機裝上“快的”一部手機裝上“嘀嘀”車裡再架設起Wi-Fi走,賺錢去!
  A04版
    本報訊(記者 劉洋) 打車軟件“燒錢”營銷,讓不少乘客和出租車司機都得到了實惠。長春市就有這麼一位的哥,別看人家已經53歲了,平時玩QQ弄微信還註冊了微博,這回打車軟件“燒錢”他也沒落下,用兩個手機裝兩個打車軟件,實惠沒少撈。
  “快的”“嘀嘀”一樣沒落
    家住長春市康平街的王師傅今年53歲,是一名有18年開車經驗的出租車司機。王師傅開的是夜班,第一次接觸打車軟件是一個多月前,一位乘客跟他閑聊時,說起了時下很流行的用軟件打車方式。別看王師傅年過5旬了,可他平時用智能手機,聊QQ和微信,自己還有微博,對電子產品的興趣一點都不比年輕人差。
    送走那名乘客後,第二天回家,王師傅就讓兒子把“快的”“嘀嘀”都安裝上了,別管能不能弄明白,先裝到手機里再說。
  花約400元添置新設備
    “我兒子一開始也被這新鮮玩意弄糊塗了。開始下載的是乘客客戶端,捅咕了半天才意識到弄錯了,出租車司機應該安裝司機客戶端。”王師傅說。
    前後用了兩天,王師傅基本把打車軟件的操作弄清楚。為了更好地使用打車軟件拉活,他準備了兩部手機,一部手機裝“快的”,一部手機裝“嘀 嘀”,還花錢買了一套“設備”:首先購買了一個移動Wi-Fi放在車裡,然後是車用手機充電設備和車用手機架,這些東西花了大概400元左右。
  半個多月進賬至少3000元
    對王師傅來說,花錢買裝備可不是為了好奇為了玩,那是要賺錢的。怎麼賺錢呢?這就要感謝“快的”和“嘀嘀”這兩家公司了,“最近一段日子,它倆的‘價格戰’弄得如火如荼,對我們出租車司機來說,那真是天上掉錢啊!”王師傅說。
    王師傅算了一筆賬,以他自己為例,從2月1日到2月17日,“快的”給出租車司機的補助是每次接活15元,一天最多限5次。對司機來說,每天用軟件完成5次拉活是很輕鬆的事,這樣就可以輕鬆賺到75元。而每次拉活,不管路程長短,司機都可以得到軟件公司給乘客的每次打車的13元補助,5次下來又是65元。“我算的只是‘快的’一家公司給的實惠,還沒算‘嘀 嘀’呢。月初的時候,‘嘀嘀’的用戶也不少,當時算下來一天也有小200元。再加上補助次數,用軟件收的活,肯定不少於3000元。”王師傅說。相比約400元的投入,換來幾千元的回報,王師傅高興自然不必說了。
  打車軟件問題越來越多
    不過最近王師傅發現,現在他用“快的”和“嘀嘀”賺錢比以前難了,另外用“快的”叫車的人比“嘀嘀”明顯多了,但用“快的”軟件遇到的問題也多了。
    首先是客戶端登錄費勁。記者退出王師傅的“快的”司機客戶端,重新登錄,發現網絡沒問題的情況下,客戶端登錄異常困難。最終記者和王師傅兩人用兩部手機反覆嘗試了20分鐘,才登錄上客戶端。相比司機客戶端,乘客客戶端登錄起來就沒這麼費事。
    其次,是軟件的轉款問題。從2月13日開始,王師傅用“快的”軟件往銀行卡裡轉款,發現轉款延遲現象非常嚴重,有好幾筆轉款竟延遲兩天才到。其間王師傅還遇到過被轉走的錢既不在“快的”軟件里,也不在自己的銀行卡中,一度讓王師傅懷疑“快的”出故障,自己的錢“飛了”,不敢再進行轉款操作了。
    最後,遇到問題找不到客服。“那個‘快的’的400客服,我什麼時候撥都是占線狀態,你有事根本就找不到人問。後來我在手機上看到一個‘快的’的公告,說最近的故障是因為用戶暴增造成的。”王師傅說。
    雖然還不知道這兩家軟件公司的銷售戰還能進行多久,但王師傅關心的是,當雙方都冷靜下來,運營都正常化之後,這股用軟件打車的風還能繼續刮下去嗎?他的錢還能繼續賺下去嗎?
  “打車軟件‘燒錢’”續
  (原標題:全副武裝開始撈金)
創作者介紹

馬國明

kovl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